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你们都被嘲讽了

第七章 超强叶宇

你们都被嘲讽了 天才神功 3557 2020-12-05 14:31

  不过冰灵门所处的洛登城几年前发现了一个猖獗的人物,此人专修邪术,无恶不作,在洛登城视如草芥,气力颇为吓人。

刘菲雪构造全部洛登城的名门正直和强人,配合抵御剿杀这位魔头,终究是将之克服下来,冰灵门今后名震全城,颇有威信。

不过冰灵门地处山巅,与世阻遏,至此从不传染俗尘诸事。

叶宇倒是对冰灵门的布景不是怎么感乐趣,现在只想快马加鞭来到冰灵门,乞助刘菲雪抢救叶氏全族。

过山叶、翻高山、淌河道,叶宇夜深也不敢稍作停顿。

第二日白马活活累死在一处山岗上,叶宇生火烤了马肉果腹,焦急的到了近来的城镇内部取出满身的金币,再次采购了一匹马,朝冰灵门的方向连续疾走。

又是一天一晚上,叶宇曾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倦怠不堪,但是叶宇不敢轻易闭一闭眼睛,全族人的安危全系在他的身上,他不敢懈怠半分。

骄阳当空,汗流不止,夸下的马匹也筋疲力尽了,任叶宇若何催打,马匹也是慢步跑动,没有昨天疾走的劲儿头了。

不过,叶宇也没有事与愿违,因为一路问路过来,翻过前方的山头,就能看到冰灵门的地点了。

方才翻过山头,一阵冷气袭来,似乎陡然进来了一个雪窖冰天,寒霜附着在种种植物和山壁之上,不远的地方发现一座矗立入云的山岳,肉眼只能看到半山腰的地方,半山腰以上全是氤氲袅绕,雾气重重,没有办法看清楚。

云云宏伟卓立的山岳,加上坏绕此地的冷气,颇为让叶宇震动,几里以外的地方还在热浪涛涛,这里就冷气逼人,一派冬景,让叶宇略感诧异,公然是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这个冰灵门得到了这么一处佳地,真是羡煞旁人啊。

下了马,叶宇让马儿调转马头,沿路让它沿路返回,这里没有什么野草,或是让马儿上那边吃草活命去。

来到矗立的山岳脚下,叶宇感受到透骨的严寒,满身瑟瑟股栗起来,仰头再去看看山岳,看不到顶端,全被袅绕的雾气遮挡着。

再看这山岳的上山去路,叶宇的心跟着周围的坏境同样,凉透了。

这里基础就没有上山的路,全是悬崖断壁,除了徒手攀登以外,基础没有任何路径上山。

眼看着光阴在一分一秒的以前,每多铺张一秒钟光阴,全部叶氏家属就大约多一秒钟的凶险,但是仰头望着高不见顶的山岳和自然险峻的山壁,叶宇却望而生畏了。

如果这么徒手攀登上山顶的话,预计爬到山顶都快天亮了,那时分就算见到了刘菲雪也于事无补了。

看来不行就这么刻舟求剑了,叶宇仰着脖子对着山顶大声喊道:“冰灵门主,冰灵大伯……厄……”

脖子上被砍的伤口因为大声大呼而撕扯得疼痛不堪,叶宇痛哼了两声,却无论不顾,强忍着疼痛,连续对着山岳处嘶声裂肺的喊了几声。

但是遥不可期的山岳上一点点回应也没有,叶宇放弃了这不必的喊叫,距离这么远,他也没有高强的内力让自己的声响放大,若何大呼都杯水车薪。

轻皱双眉,眯眼看着山岳的顶端,叶宇的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必须登时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让冰灵门的人晓得自己才行。

眉头松开,似乎通了人道,眉毛也能表白愿意,叶宇快步回到冷热相间的分开地带,在冰灵门山岳外围的平常热度下的叶子内部快找明晰一大堆干枯的树枝木块。

把这些干枯的树枝木块一切搬到了冰灵门的山脚之下,叶宇生起火来,火焰快高涨,周边植物和山壁上的冰霜渐渐熔化,变得湿淋淋的,一滴滴(水点在滴落。

叶宇看着此刻火焰中冒出的浓烟滔滔的往上方窜去,浓烟还不太粘稠,叶宇连续回到常温地带抱来很多残枝败叶,乃至在树上折断很多还绿叶笼盖的树枝,这样放在火焰上头容易产生浓烟。

连续不断的增加了很多残枝败叶和生树枝,亮堂跨越的火焰被笼盖下去了,滔滔的浓烟从内部窜升出来,相互缠绕奔驰的往山岳处窜去。

见到这浓郁的黑烟上涨,造成了一股气焰,叶宇这才宁神的拍了鼓掌,站到边上仰头看着上方,眼神内部颇为等候,松了口吻叹息道: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上边的人不大约不晓得吧,总要派人下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吧?

公然,铺天盖地的浓烟往山岳的方向熏了少焉以后,一声咆哮声自半山腰传来。

“何人云云斗胆,在此撒野?”

话音刚落,一个袖袍翩翩的人影自半山腰的重重雾气中爆冲下来,冲出一团雾气,在身边渐渐散失。

叶宇狂喜,恐怕来者以为自己是仇敌,连忙自报门户:“先辈,我是来自美丽镇的叶家叶战的儿子,前来有事相求冰灵门主。”

来者延缓落下,脸上的肝火变为疑惑,皱着眉头喃喃说道:“你是叶战的儿子?我倒是听师兄时常提起叶战,不过,想要对付我冰灵门的人多得是,也难免有冒充关系的人,你以什么证实你是叶战的儿子?”

看到这从冰灵门直射下来的中年须眉脸露质疑,叶宇公然有些无言以对,说道:“你带我见了冰灵门主就能够证实了。”

中年须眉反观叶宇,见他气力修为平淡,猛然出手,提着叶宇的肩膀,后脚一蹬,往上顶直冲上去,口中吼道:“管你是什么人,到了上头再说。”

叶宇受到惊吓,随即心中大喜,既然能够被这妙手带上去,那倒是省去了不少光阴。

中年须眉带着叶宇猛然往上直冲,越往上,山壁峰峦上冰雪越多,中年须眉每在山壁上蹬上一脚,身材就爆射数十丈,脚下冰块哗啦啦往下掉,看得叶宇闻风丧胆。

穿过雾气,几近云层,在山脚下看不清这山顶的全貌,现在叶宇却看得周密,固然周围雾气袅绕,但是离得近了或是能够看得清个大约,这里的奇观,让叶宇为之齰舌不已。

山岳上搭建着冰雕普通的建筑,光辉无比,在亮堂的亮光下显得透亮通晓,少许宏伟的建筑公然搭建沟壑纵横的山尖之上,看起来风雨飘摇,但是却踏实无比,让人看了难免叹息人类的神奇创造力。

被带到一处殿堂的大厅之上,叶宇被毫不客套的丢在地上,大厅之上围着浩繁冰灵门的门生。

“说吧,你毕竟何门何派派来的特工?”中年须眉大声喝问道。

“我说了,我是叶战的儿子,现在有急事相求于冰灵门主,还请先辈快些请他白叟家出来相见。”叶宇内心急了,如果还不行早点说服刘菲雪的话,五百里外的叶家高低就凶险了。

“我师兄正在闭关,想要见到他,也得半个月以后了,看你修为卑下,对咱们也造成不了什么威逼,岂非你真的是叶战的儿子?”中年须眉好奇的问道。

“什么?半个月才气见到他?”叶宇大惊,烦躁的说道:“不行啊,现在咱们叶家全族人命堪忧,我即是受命于我父亲,前来乞助冰灵门主,他白叟家和我父亲相知,有望能够伸出援手,我叶家高低感激感激。”

中年须眉面露难色,说道:“但是师兄正在闭关的紧急关键,这个时分打搅他,恐怕会走火入魔,看小兄弟你云云慌张,不会真是何处派来的特工想要调虎离山引走咱们门主然后带人来下手吧?”

叶宇慌了,不过冰灵门算是一个大门派,偶有宿敌也算平常,他们有这样的担心,也无可非议。

但是现在如果在身份还没有被对方确认之前就被斩杀在这里的话,那就完全垮台了。

“先辈,我弱不禁风,杀我不难,但是我父亲叶战和尊处门主有着死活的友谊,如果你误杀了我,到时分冰灵门主出来后,你怕欠好叮咛吧?”叶宇坚强不阿,这个时分讨情也是没用的,惟有用这种软中带硬的话语才气起到少许让对方忌惮的用途。

“哈哈哈!”中年男中别有深意的大笑了两声,小小年龄的叶宇公然有这种心智,让他有些受惊,不过,他或是很无忌惮的说道:“我现在没有办法确认你的身份,想必到时分师兄出关也不会见怪于我的,我就先把你封禁起来,等师兄出关了再说。”

说着,中年须眉右手微微抬起,双指伸出,虚空中往叶宇的方向一点,随机一股晶莹可见的冷气澎湃的朝叶宇贯注而去。

叶宇瞳孔睁大,匆匆中连呼:“我真是叶战之子,贻误了救人的光阴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叶宇的表情就曾经凝集了,满身被冰块笼盖,全部人成为了一个冰雕,丝毫不行动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