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你们都被嘲讽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费龙

你们都被嘲讽了 天才神功 5555 2020-12-05 14:31

  压根就是敷着一层木皮的金属门,而且与这神殿死神地外貌的合金大门,运用的是一种材质。

一切是无数进化龙门,都无法撞开的大门。

“当啷!”一声,剔骨尖刀劈砍在这合金暗门上,连一道遗迹都没有留下。

反而是逍遥握着剔骨尖刀的手掌被震的一酸。

“怎么办,这暗门,是他吗合金打造的!”逍遥急出了一头汗,在这匆急中心,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问题了,想要寻求左近实打实的帮助,但是,逍遥一问,却没听到回应。

再回头一看,发现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实打实,此时,却已经是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

“真他妈是大意失荆州了!”身段再次不受控制的一个踉跄,逍遥终于也是跌坐在了地上,混身的力气宛若被抽离了开来,唯独剩下灵魂,飘飘然。

“说的远这只老狗,心性残忍颠倒,若逍遥落在他手里,就要被做成人形蜡像,而实打实这打女的下场更加悲凄,沦为他人玩物,对于她这种自大心强横的女人来说,一切是比死更加难以回收的结果!”

“公然到了这一步,也怪不得劳资大开杀戒了!”眼中杀意披露,下一刻,逍遥主动闭上了眼睛,灵魂飘了出来。

第一次尝试着朝合金大门的飘了过去。

灵魂,诚然在外貌上讲是一种无形物质。

但是,这却是逍遥第一次尝试穿越实体,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失败了。

“卧槽,怎么会这样?难道,劳资一时失计,就要死在这里了?”逍遥的灵魂茫然飘在合金暗门的左近,只是,思绪却已经是从一开始的暗暗发狠到了此时的绝望。

直到,头顶淡白色的雾气,渐渐停止了喷洒。

逍遥的灵魂上飘,无意中发现了少少严紧的排风孔,才完全的冷静下来。

有空隙就好,这样最起码不至于被困死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了。

就在逍遥与实打实的已经是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的时候,此时现在,在说的远外貌等待着的刘可可同费龙两人,却也是陷入了一种胶着的状态。费龙拦在刘可可的身边,一副坚决的神态说道:“然然,你别傻了,别忘了,远爷在基地里立下的规矩,他在单独和人谈事情的时候,是不喜欢被任何人所打扰的!”

“若你真的这个时候敲门进来,远爷势必会对你做来由罚的!”

费龙高屋建瓴,俯视着刘可可的眼神中心,包含着一丝烦琐的感情,只但是,对于已经是在房门外貌足足等待了半个小时的刘可可来说,她只顾着担心逍遥和实打实的安慰,则完全没有看到费龙眼中的烦琐之色。

刘可可道:“费龙,逍遥知道你和逍遥的概念陆续不同,但是,早先在末日刚刚爆发的时候,逍遥们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去,那个时候,逍遥就已经是发誓,一切不会轻易抛下自己的同伴!”

“诚然张小谦他在光头强的小村子时,就已经是和逍遥们分开,但是那个时候,逍遥们所觉得他必死无疑,才会将他隔断起来,现在,他大难不死,又与逍遥们走到了一起,逍遥无法对他的生死做到冷漠无视的态度!”

“正因为逍遥了解远爷,逍遥才知道,张小谦和他的那个同伴一旦拒绝了远爷留下来的请求,他们就会有危险!”

“所以,请你不要再拦着逍遥了!”

“真的值得吗?”费龙的拳头死死的攥着,从刘可可开口说出这一番话开始,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为难起来:“你总是这样固执,为了一个不关联的人,也要拿自己的安全去赌吗?”

“值得!”刘可可这一次没有再低着头说话,她抬头斜看了费龙一眼。

但是,这一眼中的平淡与没趣,深深刺痛了费龙。

“呵呵,好,既然你这样觉得,那逍遥帮你!”就在刘可可与费龙对立,气氛越来越微妙的时候,本来还抵挡在刘可可当前的费龙,却是突然面色同等,露出了一副笑容。

随即,不等刘可可皱眉多想,费龙,却已经是主动敲响了紧闭着的房门。

“咚咚咚!”

“咚咚咚!”陆续两次敲门声响起,偏僻的房门,才再次被人打开。

说的远面带含笑的打开房门,看到费龙和刘可可的时候,不由瞳孔一缩,但是很快就恢复冷静道:“怎么,费龙,你有事吗?”

“远爷,是这样的,然然担心她的朋友是否顶撞与你,所以才让逍遥来敲门!”费龙低着头说道,没有人能够大约看清楚这一刻他的面容有多么的纠结。

他面色阴晴不定,宛若是在做某种痛苦的决定普通。

“哦?是这件事情啊,刚刚逍遥已经是放他们脱离了,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说的远的面色一沉,在听到了费龙的这句话后,他的内心理科开始盘算着自己毕竟该怎么做。

对于那迷药的药性,他诚然清楚,但是源于一开始实打实的出手,让他认定了逍遥和实打实不是普通人,所以也不敢确定,逍遥们现在就已经是被迷昏了过去。

这才有了说的远偷偷历史别的暗门收回房间后的很久等待。

本来凭据说的远的算计,既然逍遥和刘可可只是普通朋友,那么,刘可可和费龙在把逍遥和实打实送到这里以后,该当也就已经是脱离了。

但是他恰恰算错了刘可可的性格。

这个生性善良的女神,早在早先在光头强的村子里对逍遥心生杀意以后,就存在着一丝愧疚之心。

只但是,那个时候,形势逼人,才让她无暇多想。

时隔多日,再一次相见,却是完全让刘可可心中的愧疚爆发了出来。

面对着被说的远威胁的逍遥和实打实,她决定为逍遥做少少什么。

这才有了眼下说的远的措手不及。

但是,说的远毕竟是说的远,只是微微的惊恐以后,他就偏僻了下来,做出了一个虚假的凝视。

结果,不等费龙开口,一旁的刘可可已经是是走上前道:“远爷,逍遥知道张小谦和他的同伴肯定是顶撞了你,但是还请你看在逍遥的面子上不要跟他们普通见识,若远爷决定放他们走的华,逍遥担保,在以后都不再有着脱离这里的想法,愿意为远爷效犬马之劳!”

刘可可似是做出了认命普通的抉择。

诚然她内心深处更加清楚,她做出这个决定,不但是为了救下逍遥和实打实,更多的原因,也是因为她心中渐渐回收了阿林和胡亮等人大约已死的毕竟。

那么,在这里,唯独能够大约让她留下来的原因,就是费龙了。

这个和她已经是一起同事了几年的J界刑神大队副队长。

诚然刘可可和费龙之间谈不上什么很深的感情,但是同事之谊,却是现在唯独还能支撑刘可可存活下去的动力了。

末日就是这样一个凶横的大时代。

在这个大时代里,你将见证自己的朋友,亲人,一个个走向死亡,走向那唯有吞噬血肉的,而没有完整灵魂的龙门洪水中心。

只怅惘,刘可可的生理,费龙不懂。

所以,这个陆续以来暗恋着刘可可的家伙,在听到了刘可可公然为逍遥和实打实的安全而做出如此大的失败后,他本就狰狞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正因为费龙和刘可可走的很近,所以他才知道刘可可陆续是向往着H界的,但是现在,刘可可却答应说的远惟有放逍遥和实打实脱离,她就始终的留下来,费龙怎能不怒。

过去,阿林跟在刘可可身边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外人,所以,在从光头强的村子里逃出来以后,他才决策在一次乱战中心,开着啊子与阿林分开得救,而实际上,所谓的走散,但是是他一手的安排罢了。

终于,他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刘可可身边唯独能够大约信任的人。

正当他对刘可可的情思日益深刻刻的时候,远爷却表现出了对刘可可的垂涎三尺。

对于这一点,费龙已经是很愤怒,但是,这种愤怒并不始终,在他又一次亲眼见证了说的远的力气以后,他就完全将心头的怨念压制下来,因为,费龙在看到了说的远一单方面徒手杀掉五六个进化龙门的时候,他就清楚,他进化后的这点能力,压根就不是说的远的对手。

他的力气大。

难道进化龙门的力气就不大吗?

进化龙门不仅有着力气大的存在,还有速度快的存在,却一一被说的远轻松格杀。

所以,费龙才会对说的远变得渐渐中心,因为他想要活下去,而他见识了太多对说的远升起违背,大约是背叛之心的人,死的有多么惨。

被喂龙门的。

还有,被做成蜡像的。

是的,费龙是唯一一个看到过说的远收藏的雕像,却活了下来的人。

因为,在他惊怖说的远的同时,说的远同样涉猎费龙优秀的身段素质,他将费龙当做了身边的左右手,而对于左右手,以说的远生性多疑的性格,自然是要经过一番打压,才会给予信任的。

给费龙看他收藏的真人蜡像,就是他震慑费龙的手段之一。

“哦?你不相信逍遥吗?逍遥说了他们走了,就是真的走了,不信,你能够大约进来看一看!”与费龙的生理烦琐不同,说的远在听到了刘可可的话后,却是古井无波的说道。

只是他嘴角的一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怪异。

“然然……”在刘可可迈动脚步的下一刻,费龙沙哑着声响叫道。

只是,当他抬头看到了说的远若有深意的眼力后,这个对刘可可陆续有着暗恋之心的家伙,最终却选择了闭上嘴巴,任由刘可可走进了说的远的房间。

“费龙,你也进来吧!”

说的远侧开了身子,看似和气的说道,但是,没有人看获取,在他一只背后的手,微微在后腰憋着的一把微型手枪上摸了一把。

“是,远爷!”费龙低沉的应声说道。

而随着刘可可与他一钱以后走进了说的远的房间,说的远的脸色即刻变得更加诡异起来,他将房门咔嚓一声上锁。

然后,才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盯着刘可可与费龙大量个连续。

“你看,逍遥没有骗你们吧,那个叫做张小谦的年轻人跟他的朋友,的确已经是脱离了!”说的远回身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咀嚼着红酒说道。

对于这诡异的情况,明显逍遥和实打实走进了说的远的房间,却没有出去就散失了,刘可但是感到震惊。

而费龙的身形,却是在微微一僵后激烈的寒战起来。

他的眼神,最隐隐的朝着房间角落的书柜看了过去。

他去过那个说的远用来收藏真人蜡像的暗室,所以,在他看到逍遥和实打实凭空散失以后,他就隐隐开始猜测,会不会是说的远已经是将逍遥和实打实干掉,而且当做了制造真人蜡像的素材。

因为,这间客厅明显唯有一个房门。

他和刘可可寸步未离的守在外貌,也没有看到逍遥和实打实脱离,那就唯有这一个凝视,勉强行的通了。

“不大约,远爷,逍遥和费龙明显在外貌陆续站着,没有看到他们说的远的敷衍性质已经是最明显了。脱离,费龙,你说是不是?”费龙站在一旁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但是偏偏碰上了刘可可这样一个比较感性的女人却敢对说的远的话再三怀疑。

这让说的远的嘴角更加的浓烈了起来。

他毫不介怀的靠在舒服的沙发中心,盯着脸色为难的刘可可道:“然然,这么说来,你是在怀疑逍遥在骗你喽?”说的远一字一顿的问道,即刻,被刘可可盯着的费龙身段寒战的更狠了。

费龙底子就不敢回答刘可可刚刚的问题。

甚至,在听到了说的远这样一句话后,他在憋了半天以后,公然冒出了一句:“然然,逍遥刚刚似乎是看到张小谦和他那个同伴脱离啊了!”

“恩?”

“你说什么?”

刘可可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费龙,她的眼睛中心充满了震惊之色,有不敢相信,也有一种痛心的意味在其中。

因为,刘可可能够大约确定,她自己是没有产生幻觉的。

她也能够大约确定,逍遥和实打实没有脱离房间,但是,现在和她一起守在门外的费龙,却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若费龙不吭声,大约,刘可可顶多怀疑说的远在撒谎,但是现在,费龙睁着眼睛撒谎,却反而更加刺激了刘可可,她理科大声质问道:“费龙,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知道远爷把张小谦他们怎么样了,是不是?”

刘可可的语气中心夹杂着些许愤怒。。

诚然,在早先她和费龙抵达了神殿死神地,而且被远爷降服以后,她就已经是感受到,费龙貌似隔断她越来越远了,反而是对说的远变得忠心耿耿,但是刘可可却陆续都没有把稳。

因为,哪怕是早先她带领着费龙、阿林等人流亡的时候,她也从未将自己当做费龙他们的主导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