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娱乐 我从来都不主动

第二百零八章 等又不想等

  朱逸轩在高考结束后,感觉自己就像那在五行山下被压了五百年的孙悟空,一朝解放,学奴翻身把歌唱。

  

之后那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用醉生梦死来形容——当然不是喝酒喝的,而是玩的。

  

网吧不用说了,考试结束后第一天,就跑去和同学在网吧里痛痛快快的通宵打DOTA,在网吧里吃宵夜,还去朝思暮想的亮着粉红色小灯笼的理发店去做了个头。

  

还好,朱逸轩对这个东西不是很上瘾,部分上了瘾的小同学,很可能一失足千古恨,从此爱上花钱买服务的感觉,正常的恋爱都不想谈了。

  

朱逸轩还是想谈恋爱的,他向高中喜欢多年的女生表白,送了99朵玫瑰花,众目睽睽之下抱得美人归。

  

高中生的爱情纯粹而简单,男生一般是好色,女生一般对爱存在美好的幻想,很容易被感动。

  

像朱逸轩这种家庭条件好,长得又不错,见多识广会花言巧语的男生,高中毕业才勾搭了一个妹子,已经算是老实人了。

  

主要他老爹朱主任管得实在是比较严。

  

还好,几个礼拜后高考成绩出来,朱逸轩还是争气的,成功过了二本线,达到了录取要求,进入了工业大学,他老爹当然异常的开心了。

  

在等待开学的这段日子里,朱逸轩一边和高中的女神黏黏糊糊恋爱,一边四面出击,招蜂引蝶,童雪曼就是他在酒吧招到的蝴蝶之一。

  

要说朱逸轩勾搭女生的本领真的挺高,许安阳好歹是经历多年历练,才成为了刀枪不入的情场油子。

  

而朱逸轩天生就会勾搭女生,各种技巧无师自通,特别会拿捏小女生的情绪。

  

如果用表演风格来形容一个人的撩妹手段的话,许安阳这种属于体验派,和每个女人恋爱都沉浸到其中。

  

而朱逸轩这小子是个表现派,他没有进入“朱逸轩”这个角色,而是通过天赋,在内心构建一个他认为能勾搭上小女生的形象,用这个形象去吸引异性。

  

从这点上来说,朱逸轩比许安阳要有天赋,而且造成的杀伤面往往更大。

  

对许安阳来说,自己看不上的,无法进入状态的女生,他是没有兴趣的。

  

朱逸轩不同,有兴趣的,他都可以在内心构建一个新的人去和这个女生恋爱。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当然,现在的朱逸轩还处在初级阶段,饶是如此,已经把童雪曼给撩拨得春心萌动,见过三次面就要为了他不肯出国留学了。

  

是个祸害级的潜在渣男呢。

  

而朱逸轩心里想的很简单,觉得童雪曼好看,并且她又要出国了,等她一走,丝毫不影响自己继续泡妞,那不泡白不泡呗。

  

他没有意识到,有些人是不能随便撩的。

  

因为还没有真正上手,所以朱逸轩继续保持对童雪曼的联系,他能感觉到这个小丫头对自己非常非常的上心。

  

他觉得抽时间约他出来,两个人差不多可以一步到位,做一点男女之间羞羞的事了。

  

高中的女神好是好,的确漂亮,可是在那方面比较保守,不愿意那么早就和朱逸轩上床。

  

朱逸轩又不愿意继续去粉红色的理发店做头,那自然而然盯上了童雪曼了。

  

这天,他给童雪曼发了一条短信,“晚上出来玩嘛?1912,我们相遇的地方。”

  

朱逸轩倒是会撩,特地说要在他们相遇的地方见面,这样就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

  

其实也没有人教他,他就是觉得应该这么说,感觉这样说有诱惑力,这就是天赋了。

  

按理说童雪曼已经上头了,前几天就和朱逸轩反复讲想要见面,而朱逸轩一直压着。

  

一方面要陪高中女神女友,一方面他是想压一压,弄点欲擒故纵的把戏,把童雪曼给撩起来。

  

又是一套无师自通的伎俩,许安阳要知道他有这些技巧,怕不是要感叹天赋的重要性了。

  

可是,这条消息发过去半天,童雪曼都没有回复,这让朱逸轩有些着急了。

  

之前童雪曼所有的消息都是秒回的,今天是怎么了?没看到?

  

再等一等吧。

  

又等了一会儿,朱逸轩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还是没有得到童雪曼的回复。

  

朱逸轩有点沉不住气,终究是靠天赋吃饭,少了点老道的经验和稳重的心态。

  

他给童雪曼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后有人接了,朱逸轩松了口气,道:“童雪曼?今天有空出来玩嘛?”

  

朱逸轩也不去提短信的事,有些人就喜欢刨根问底,为什么不回短信啊,你没看到吗?你刚刚在干什么?

  

这些重要吗?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把她约出来,她是睡着了没看到,还是看到了不想回,都无所谓。

  

这也是有天赋和没天赋人的差别,有天赋的人会抓住问题的关键和重点,没天赋的人就会揪着细枝末节,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不过这时候,天赋好像也不太顶用。

  

童雪曼的声音很冷淡,道:“不用了吧,我最近挺忙的,不想出来玩。”

  

这下换朱逸轩有些急了,之前谈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态度这么冷淡了?

  

难道和自己一样,走的时候欲擒故纵的路子吗?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呃…我…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我今天不是很想聊天,我有点累。”

  

“好,那你多休息吧,肚子疼的话可以喝点红糖水。”

  

朱逸轩以为童雪曼的大姨妈来了,心想那倒是正好,大姨妈来了,约她出来也没用啊。

  

还自以为关心的让女生多和红糖水,也就比多喝热水好上一点。

  

挂掉电话后,朱逸轩陷入了无聊当中,昨天刚和女朋友约会的,亲亲摸摸了一番没发生什么,真的是不过瘾。

  

正想着去哪儿玩呢,电话想了,一看是许安阳打来的。

  

“喂,许老师啊,干嘛,今天要去打球吗?”

  

“打球?打什么球?篮球?台球?还是肉球啊。”

  

许安阳这一开口就把朱逸轩的情绪给撩拨起来了,老司机就是老司机啊。

  

朱逸轩本来是想打篮球的,被许安阳这么一说,哪里还有打篮球的心思?

  

“我…我想打最后一种球,就是不知道在哪里打呢。”

  

“你先到酒吧来一趟吧,那个,海浪酒吧,打车过来,待会儿我带你去。”

  

“海浪酒吧?好,我知道了,等我!”

  

挂掉电话,朱逸轩立刻换了身衣服,离开家门,跑去学校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和司机师傅说去海浪酒吧。

  

朱逸轩满脑子想着打球呢,没有注意到司机师傅在听到海浪酒吧时,脸上露出的奇怪表情。

  

等朱逸轩到了酒吧门口,左右看了看,打了个电话给许安阳。

  

“喂,许老师,我到酒吧门口了。”

  

“哦,你进来吧,我在卡座等你,你报我的名字。”

  

“好嘞!”

  

朱逸轩兴冲冲的进了酒吧,走了一段发现不太对劲。

  

怎么酒吧里都是男的啊?都是来打球的吗?

  

都是来打球的,那球呢?

  

朱逸轩也是去过酒吧的,不过都是一些清吧、素吧,学生比较多。

  

他以为这里会是比较黄暴一点的夜场酒吧,美女应该很多才对。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侍者已经把他引进了许安阳开的卡座——里面只有许安阳一个人。

  

“许…许老师?”

  

“TM别叫我许老师了行不行?老子是冒着名誉受损的风险让你过来的,妈的那个服务员,你TM别关门!把门给我开着,不然说不清了。”

  

“许…许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都是男的?”

  

“你果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你说一个都是男人的酒吧,会是什么地方啊?”

  

听到这里,朱逸轩再看看许安阳的眼神,背后汗毛一竖,从沙发上一下坐了起来。

  

“不不不不要啊,许老师,我不喜欢男人啊!虽然你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也很钦佩你,但我对你只有兄弟情,师生情,没有别的意思的!”

  

许安阳知道朱逸轩误会了,也很正常,他起身走到朱逸轩身旁,想拍他的肩,朱逸轩连忙躲开,“许老师,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别走!我有话要和你说清楚。”

  

“许老师,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男人啊。”

  

“我也不喜欢!”

  

朱逸轩一愣,道:“那…那你来这种地方干嘛?还要我过来一趟。”

  

许安阳道:“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童雪曼的女孩啊。”

  

“啊…是是啊,许哥你认识她?”

  

“认识,你是不是喜欢她?想让她做你的女朋友?”

  

“我…我和她,确实互相喜欢啊,但没到那一步吧。干嘛,她是许哥你喜欢的人?”

  

“我对这样的小姑娘没有兴趣,而且人家马上就要出国了。你知不知道啊,她因为你,差点就不想出国,想要去偷东西,留下案底好留在国内啊。你想让她留在国内做你的女朋友吗?”

  

朱逸轩一听,糟糕了,这小丫头竟然这么上头,这可就麻烦了啊!

  

他本来就只是想和童雪曼玩玩的,哪知道对方这么认真,这么投入。

  

“那她今天好像很冷淡啊,发短信都不回,难道,许老师你和她说了什么?”

  

“我是和他说了点什么,你应该懂的,这是摆脱的最好方法。”

  

朱逸轩立刻明白了过来,道:“那…她也在酒吧吗?”

  

“再过半个小时,她应该会在酒吧门口等你,到时候怎么做你应该知道的。”

  

“那…那这半个小时我干嘛呢?”

  

“在这里呆着啊,或者你想找个男的陪你玩玩也行。”

  

“不了不了!我就呆着,呆着吧!”

  

“行,待会儿离开了,我带你去打球。”

  

“真的?好!”

  

心中一旦有了希望,在这种直男地狱呆着,也就无所谓了。

  

而许安阳当然也只能在海浪酒吧陪着朱逸轩了。

  

他没有注意到,外面有个人看到了他,然后慌慌张张的离开了酒吧。

  

而在酒吧门口,刚过来的童雪曼看到了这个带着眼镜,高高瘦瘦的男子,心里想着“这个人也是吗?真是看不出来,朱逸轩竟然也是……”

  

这个男子,正好坐上了童雪曼下来的出租车,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而童雪曼站在酒吧门口,等待着她想等,又不想等的人出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