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其他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7268章 钱给足

  龙门书院外。

小院中。

金蚕王还在吸取着毒素。

而随着时间推移,冯宇挣扎的更厉害,嘴里发出低吼的怪叫。

骆星辰力气越用越大,甚至将冯宇手腕上,按住两道痕。

“这力气,不像正常人了。”

骆星辰有些疑惑,这冯宇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喜欢眠花宿柳,身子骨弱得很……

这么一个人,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这是体内蛊毒挣扎,刺激身体潜能,释放出的力量。”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些濒临危险之人,会突然爆发出超常的力量?”

紫烟盯着金蚕王吸食蛊毒的进度,一边说道。

“听说过。”

骆星辰曾经听说过,一位从来不会游泳的母亲,在自家孩子落入水中后,奋力的在水中将孩子救起。

这件事,是他爷爷说的,应该是真事儿,因为,他爷爷不会说谎。

“他现在,爆发出潜能,不是好事……”

“这是透支能量,以后,会格外的虚弱,要好好补补。”紫烟淡淡道。

“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我觉得冯礼阳不会计较那些。”骆星辰道。

“我负责救人,别的事,我不管。”

紫烟目光紧盯着金蚕王:“差不多了,不能再让它吸了,继续下去,金蚕王会吸干他的精血。”

“金蚕王不知道分寸吗?”骆星辰问道。

紫烟嗤笑一声:“金蚕王,就是个畜生,你觉得畜生,还能完全听懂人话不成?金蚕王只认简单的指令,要是不操控它,它连我的精血都要吸。”

“怪不得叫做凶物。”骆星辰忍不住感叹。

“好了,金蚕王回来。”

紫烟打开盒子,叫了一声,金蚕王依依不舍的飞了回来,落进盒子里。

骆星辰望向冯宇。

此时,冯宇的脸色已经发生变化了。

脸上的铁青色已经消失,无论是他的脸色,还是他嘴唇的颜色,都恢复了常人的模样。

骆星辰又望了一眼他的两只手,手腕处那痕迹,十分的明显。

“消停了,不闹了。”

骆星辰终于松了一口气。

“想要苏醒,今日却是不行,至少还要三天。”紫烟道。

“人就放在这儿吗?”骆星辰问道。

“不行,没人照看的,让冯礼阳自个带走。”

既然事情已经忙完,紫烟就转身出门,让等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三兄弟,进入屋内。

看到面色已经恢复正常,冯礼阳抹了一把眼泪,心里踏实了一些……但随后,他又看到,冯宇依然昏迷不醒,本来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上来。

“这……”

冯礼阳张口想要问话,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紫烟给顶了回去。

“你儿子,已经没事了,现在你带回去好好休养,调养三天,自然就能苏醒。”紫烟淡淡道。

“回去……回去不成啊,那些人,还会来害人的。”冯礼阳立刻道。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回去以后,那些人肯定会再次出现的,他没有存着侥幸的心理。

“你问你大哥吧,让你大哥带着你去忠勇侯府,前提是,骆公子同意。”紫烟挑眉道。

“大哥,骆公子,这事……”冯礼阳搓着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骆公子,你看这样,我少带几人,把老三带上如何?”冯提益对骆星辰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且恭敬。

骆星辰都觉得,这冯家的几名当家人,对他恭敬的似乎有些过头了。

他皱了皱眉道:“来侯府小住一阵可以,但侯府开支也很大,都快养不起人了。”

“我出钱,骆公子你不用操心。”冯礼阳道。

“是啊,骆公子,我们兄弟过去,会给银子的,侯府的一应开销,我们都包了。”冯提益道。

骆公子眉毛舒展开来,脸上露出笑容。

“好商量,你们跟我的管家王东好好聊聊,他会给你们安排的。”

地主家也没余粮啊,既然他们愿意出钱,那么,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冯提益和冯礼阳两人,本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以为骆星辰会拒绝。

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

早知道骆公子喜欢钱财,他们早就拿出来了,怎会等到现在!

冯家现在底子厚,在朝堂上没什么势力,但几十年几代人积累的财富,却是极多,他们根本不缺钱花。

骆星辰离去以后,他没有回忠勇侯府。而是前往京城隐蔽之地的科技苑。

迎接他的是沈一聪。

“骆公子,你要看的东西,在这里。”

沈一聪一见到骆星辰,就显得很热情。

“确实已经好了?”骆星辰感觉很意外,他没想到这件东西会现在被发明出来。

“是啊,当初杨夫人提前规划的很多东西,终于其中一样,有了一些进展。”

沈一聪到现在都在佩服杨若晴的远见卓识,很多研究,她只要稍稍点拨一下,就能让人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前方靶场,一处台子上,已经摆放好了很多长柄物品。

“这就是你要的新式火铳了。”

沈一聪提到这个新式火铳,满脸的骄傲,这个项目,是他亲自再跟的,里面凝结了他的心血。

“我听说,西方也已经造出了新式火铳,在阴雨天也能使用。”骆星辰挑眉道。

“是的,西方的新式火铳,我们也拿到手了,但他们那个,有很大的缺陷。”沈一聪道。

“你看,这边的这把,就是西方的新式火铳,而另一边的是我们造出来的火铳,弹药都在这里。”沈一聪简单介绍了一下架子上的火铳,看着长短不一的,型号不同。

“我还以为,都是我们造的呢,原来西方造的,我们也弄来了。”骆星辰感慨道。

“这就是海关开放的好处了,国外很多的特产,都被商人们贩卖过来。”沈一聪笑了笑道。

“你说西方怪不怪,这新式火铳,按理说,应该是机密,怎会泄露出去,甚至成品都流传出来了?”骆星辰觉得很奇怪。

“我听说,那些商人,只要钱给足,他们什么都卖的,连自家的国民都能抓过来卖。”沈一聪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